走近解密后的核工厂
分类:365bet评级 热度: ℃

  当全世界第一个退役的核武器研制基地也终于有幸脱去221厂的代号,让那段艰苦岁月被人铭记于脑海之中,每年都会迎来无数游客探访的足迹。但是在221厂背后有一些负责原料装备的军工厂如今已多数被遗忘,其中,一座矗立在大通县老爷山下代号为705的重水化工厂,这个曾是生产原子弹不可缺少原料的国防化工厂,如今只剩几间残破的厂房映照在夕阳之下。

  曾经的705厂有着什么样鲜为人知的历史?日前,随着大通县青海光明化工厂(705厂)工业遗存项目的启动,晚报记者有幸得以从专家、学者和光明化工厂老职工的讲述中,领略它昔日的风采。

  神秘重水厂隐蔽在

  老爷山下

  在今年的夏日,记者和同事驱车前往大通县探访705厂,该厂是我国自行设计、自行建设生产重水产品的大型国防化工企业,1965年3月开工建设,1969年初投料试生产,1971年正式投产。据当地人介绍,厂址位于老爷山山后的下吉哇村,那里兴盛的工业曾经一度是当地人的骄傲。

  穿过县城沿着高峻雄伟的老爷山一路向东峡沟方向行驶,两旁是黄灿灿的油菜花田,远处是像铺了绿地毯般的群山,景色十分怡人。不知道为何705厂会选择在这里落户?但据大通县县委机关的一位工作者介绍,上世纪60年代,为了保障国防安全,老爷山脚下有几家军工企业,因为,大通不仅有美景秀美的鹞子沟、山势高峻雄伟的老爷山,更蕴藏着诸多丰富种类的矿产资源、且储藏量较大,也许正是因为这些无法复制再生的自然禀赋,吸引了不少工厂的落户,让大通工业一度是青海排头兵,而大通县更是青海人眼中的工业大县、工业强县。

  在很多中老年的大通人口中,他们更习惯于将青海光明化工厂成为705厂,县委宣传部的李国昌说:小时候不知道705厂是生产什么的,就觉得这个厂的工人待遇好呀,我的叔叔就曾是这个厂的工人,他可是我们家第一个拥有自行车的人。很多人都在记忆中保存着这样的画面,一到上下班时间,705厂厂区、家属院涌入齐刷刷的自行车大军,这个画面在那个自行车还是中国家庭三大件的年代,让很多大通人十分艳羡,并将进入705厂工作视为自己的梦想。

  重水之战让希特勒

  梦想破灭

  一个重水生产厂为何如此风光?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有一个鲜为人知重水之战,当时战争爆发后不久,德国便启动了原子弹计划。1942年9月,德国着名科学家韦尔纳海森堡在莱比锡收到了从挪威维莫克化工厂运来的重水,他立即进行了试验。试验结果表明,原子弹的研究将取得成功!当时英、美等国对原子弹的研制还处于开始阶段,重水的提炼技术亦没有完全解决。于是,在领导美国原子弹研究计划的格罗夫斯将军得到这一消息后,立即通过艾森豪威尔将此事转报给了英国。

  为了清除这个潜在的巨大危险,英国制定出一个秘密方案:切断德国制造原子弹不可缺少的原料重水的来源,炸掉维莫克这座世界上唯一能够提炼重水的化工厂,从而拖住德国制造原子弹的进程。根据代号为燕子的行动计划,英国人先往巴伦山空降数名突击队员,待这些突击队员到达工厂附近并做好相应的准备工作后,再派突击小组与其会合,从而一举将化工厂炸为灰烬。最终,奇袭成功,希特勒占有世界上第一颗原子弹的美梦破灭。

  透过这段历史,我们可以想象到上世纪60年代,705化工厂在原子弹研制过程中扮演着怎么的重要角色。从至今仍居住在705厂家属院的老职工口中,记者还了解到,在上世纪70年代,国际上一吨重水的价格更是高达千元以上。

  思想先进

  才能成为厂内职工

  第一颗原子弹爆炸的蘑菇云早已散去,但那特殊的时代留下了许多饱含自豪与骄傲的记忆,也留下了许多浸透眼泪和鲜血的故事。

  1964年,705建厂之初,一批青年知识分子、青年工人从内地、东北等地西迁,来到贫瘠的大西北,在这里奉献了他们的青春。厂里老职工的宋太魁老人,今年73岁,从部队复员转业后,他的后半生就与705厂紧密地连接在一起,至今仍居住在厂里的家属院内。不走进其中,你很难想象这个没有院门,低矮破旧的楼房紧贴农田的院子,曾经居住过很多来自四川、北京、山东等地的知识青年,这就是大通人艳羡的效益最好的705厂。宋太魁回忆说,最多的时候,厂里拥有职工1000多名,除了部队复员军人、各地的技术员,其中还有不少大学生,有几个还是北京大学的学生,带着眼镜斯斯文文的。后来,厂子改制了,很多内地知识分子又都回内地了,留下的只有少数回忆过往,老人仍难掩激动之情,我虽然是青海本地人,可是参军后就去了山东,那个时候我在队伍还是思想先进分子呢,正是有了的良好表现记录,我才能在复员转业后进这个厂。据老人说,在那个年代,由于厂子的特殊性,无论是技术员、大中专生还是转业军人,都要思想先进、表现优秀,才能通过考察进厂工作。

  厂内生产仪器产自

  瑞士等国

  作为大型国防化工企业,昔日的保密措施还深刻地留在人们的记忆中。68岁的李成老人,1970年从部队复员来到厂里,厂子承载了他半生的回忆。老人说,生产的核心车间是三车间,他所在二车间出半成品,这里基本上是机械化作业。车间有8层高,有知识的技术人员在最底层操作机械。生产所用的压缩机等机械,除我国自主生产的外,还有来自瑞士、朝鲜等国。工人之间,有一条严格的保密原则,不互相打听对方的操作流程,不向家人说厂里情况。

  在宋太魁老人的家中,老人向记者展示他所珍藏着的一个705厂的旧物,这个外形看起来犹如小煤气罐的钢制容器,里面虽然没有东西,但是提在手里却分量十足。老人说,这是厂里没有用过的崭新容器,重水属于危险化学品,一定要保存的非常好,因此,这种密闭性极好的钢制容器,就被用来储存重水,现在我用这个来装清油,可以装10斤呢老人说道。

  在大通县启动了705厂工业遗存项目后,今年清华大学博士研究生导师许懋彦等学者前往旧厂址进行考察,记者曾询问教授,曾经这里经历过怎样的辉煌,许懋彦不无遗憾地表示,705厂在生产工艺性上有一定的代表性,如今,很多生产设备已经不复存在,留存的资料也很少,但所幸厂区内的厂房遗址保存相对较好,从中可以依稀能看到昔日大通工业的发展及我国国防工业的发展。

  欲为后人留下

  一段历史

  1990年,705厂结束了其军工品生产历史,此后,为适应市场经济发展局势,厂子先后生产过啤酒瓶、啤酒等产品,但却始终处于亏损状态,昔日鼎盛难以再次重现。在改革开放这一波澜壮阔的大背景下,705厂经历从剑化犁再到被淘汰的历史变迁,1996年4月9日,媒体刊登一则公告,上面写着:青海光明化工厂破产还债,由此,705厂彻底退出了历史的舞台。

  当记者站在光明化工厂原址,看到曾经厂区内的食堂、生产车间、仪表车间、锅炉房、办公楼等原址,依然矗立在朔乡的土地上,在厂门口有一个电影院,似乎在讲述着这里曾经的光辉。从厂门口步行至厂的核心区,至少需要10分钟的路程,沿路向北,昔日的多层厂房如今被杂草包围,其昔日的生产规模、今日的破败令人唏嘘不已。

  为了留住这段历史,大通县在今夏邀请了来自清华大学、同济大学、东南大学、天津大学、哈尔滨工业大学、青海大学等多家高校的专家、学者,欲利用原厂遗址作为文化博物馆,留存那段光荣、不为人知的历史。大通县旅游部门的工作人员表示,他们想借助工业文化的这段历史探索一条旅游的新路子,在厂区内建立汽车自驾游基地、房车营地等,为来青海自驾的车主提供汽车停放和休息的地方,以此缓解西宁在旅游旺季一房难求的压力,同时,衍生出汽修等一系列的服务产业。

上一篇:聪明女性要多吃3种食物,淡化皱纹、滋润肌肤,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